战疫心声|马小静:冲上前线是医生的使命,我责无旁贷

2.jpg

2020年的这个初春,一场名为“新冠肺炎”的灾难席卷了整个武汉,并扩散到全国乃至全世界。人们谈之色变,畏之如虎,在人们纷纷关起家门之时,却有一群人转身走上了前线。

截止目前,全国共有476家医疗机构3387例医务人员感染新冠肺炎病例,90%以上的感染病例来自湖北武汉,其中22位医务人员殉职,占死亡病例的0.8%。

哪有什么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那些挺身而出的凡人,他们用血肉之躯为我们筑起了一座抗疫长城。

本期《战疫心声》走近了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马小静教授的世界。她与新冠肺炎奋战不休,不幸感染。她的战友们一个个倒下,甚至她的亲人被病毒夺去了生命。她是我们采访到唯一一位拥有着病人与医生双重身份的“战士”。

她说:“冲上前线是医生的使命,我责无旁贷并且毫无怨言”。她在疫情中感受到了人间温暖,她也曾为遭受苦难的人们落下眼泪。

“我是女性,当医生也有36个年头了,三十多年在临床一线,负责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和武汉亚心总医院两个院区的影像科。

我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作为医生,疫情早期我看到收治隔离住院的相应措施条件都达不到,涌来的病人无法解决,那是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另一方面作为一个普通人,我看到新冠肺炎非常可怕,传染性极强、又有这么高的危重症比例和死亡风险,病人得不到安置处理和治疗,又让我非常的难过。”

3.jpg

抗击肺炎的“战友”在超声科门口合影

惊心动魄的20天

No.1

首个新冠肺炎典型胸部CT表现病例   

采访马小静教授的当天,她因感染新冠肺炎入院治疗后刚刚出院,正在家中隔离观察。她的故事要追溯到1月5号。

“元月5号,我们位于汉口的亚洲心脏病医院来了一个81岁男性患者,症状就是咳嗽,胸闷,不舒服但没有发热。这个患者三年前曾经在亚心做过心脏搭桥手术,就诊后医生第一时间按照常规诊疗方法做心电图、查血,超声、拍胸片。胸片结果出来后,放射科的医生发现肺部疑似炎症,建议患者进一步做胸部CT。”

“CT结果出来后,一位放射科副主任看片子发现了问题,因为它不同于我们日常看到的各种肺部疾病的表现。她将这个病例报告给了我,我们当时怀疑是新冠肺炎,只是那个时候关于新冠肺炎并没有统一的诊断标准,于是我科立即向院办和感染办上报了这个特殊的病例。

第二天,医院请来了武汉第一批收治定点医院金银潭的专家来进行会诊,会诊结束后确认为新冠肺炎,患者被转到金银潭医院接受治疗。这是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最早发现的新冠肺炎典型胸部CT表现病例。”

4.png

通过CT检测诊断新冠肺炎

“现在想起来,我非常遗憾的一点是当放射科发现患者CT影像有问题时已经晚了,前面的检查过程患者游走于医院的多个部门,因高龄且有心脏搭桥历史,在超声科完成心脏超声检查滞留时间更长。”

No.2

爆发的疫情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出乎当时所有人意料的是,这位81岁的患者只是一个开始。

“10号到20号,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和位于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武汉亚心总医院两个院区的发热门诊和超声科、CT室开始接待了越来越多的类似患者。每天有几十个患者做胸部CT后发现肺部表现有问题,其中确诊为新冠肺炎感染表现的占到30%-40%,甚至到50%。每天晚上数字报上来,我感到非常的焦虑。”

这种焦虑一方面是源于对疫情爆发的担忧,另一方面则是对疫情处理的无能为力,最致命的则是当时的人们对新冠肺炎的认知匮乏。

“元月20日钟南山院士肯定了人传人的现象,在那之前诊断标准也很严格,必须要有华南海鲜市场的接触史,以及核酸检测。但是当时的情况是拥有上千万人口的武汉只有几家医院有核酸检测,只有5%到10%的病人有机会做核酸检测。

如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已经到了试行第六版,可是在疫情爆发的初期,我们对疾病的认知,对各种诊断原则的探索,对大量涌入的病人的处理能力都是不够的。”

“我那时候看过一个视频,武汉一家医院的发热门诊主任拿着喇叭呼吁大家赶快回家居家隔离。我在想,肺炎病人具有高强传染性,普通老百姓无法做到真正医学意义上的隔离,一旦居家隔离势必会对家人有影响。

但是我们没有办法,一般医院的感染科与呼吸科无法完全容纳下当时的发病患者。作为医务人员,就算我们心里清楚这是烈性传染病,知道在接诊过程中自己也非常危险,但是我们不能退缩。”

No.3

4名影像医生 2名影像技师不幸感染  

在采访之前,我们就了解到除了马小静教授外,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影像科还有另外5名医生也不幸感染。看到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倒下”,这对身心都是一次严峻的挑战。

“给那位81岁患者做检查的超声科医生,在10天以后发病了。他在17号和我说马老师我发烧了,与此同时科室还有另外三位医生也来请假说发烧了。那时候现有条件没办法做新冠肺炎核酸检测,我就安排他们去发热门诊查血常规,查胸CT,查咽部拭子排除甲流、乙流病毒等感染。

”一直到20号晚上,千盼万盼的新冠肺炎核酸检测终于运到了武汉亚心总医院。“

21号那天,我组织科室发热的医生全部到亚心总医院集合,带着他们去发热门诊做咽拭子采集。晚上九点多钟结果出来了,最让我担心的情况还是出现了,有发热咳嗽,肺部有表现,核酸检测为阳性,我们科室的何医生第一个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病例。

我立刻通知了还在居家隔离的何医生,并且自己也动身去了医院,晚上快12点钟的时候医院正式收治了何医生。”

“后来我们科室一共有8个人发烧,2个排除新冠肺炎。加上我最终确诊为新冠肺炎的有6个,其中2个是轻型,4个是普通型。

新冠肺炎按照诊断标准分为4种类型,轻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轻型的肺部影像表现很轻微,也不发烧也不咳嗽,他们居家隔离四周后来复查已经好了。”

No.4

磨难打不倒我,我有必胜的决心  

“17号开始我就有腹痛腹泻,没食欲没精神的表现了,但是我不发烧也不咳嗽,所以就没往新冠肺炎上面想,买了点腹泻药吃上,一直坚持在上班。一直到23号,我的情况还是没有缓解,就拍了个胸部CT。

技师长看到结果都快哭了,说我的右上肺已经有了一个三公分的病灶,从影像学上来说就是新冠肺炎的表现。”

听闻这个结果的马小静医生并没有慌张,她收拾好东西,穿好隔离服,给超声科主任、放射科主任、技师长们都安排好了工作,还不忘叮嘱他们做好防护工作:

“你们这几天防范工作一定要做好,同伴之间相互监督,看看衣服穿没穿好,口罩戴没戴好,科里分好清洁区,不太用得到的地方就封起来……”

随后她就离开医院回到家中,等待两天后的复查。

25号的武汉下着小雨,马小静医生踩着雨点走近亚心总医院发热门诊接受核酸检测,单子上清楚的印着阳性两个大字。26号一大早,马小静医生在丈夫的护送下接受住院治疗。

在马小静教授入院期间,她接到了一个来自家庭的噩耗,她的公公与婆婆被确诊为新冠肺炎。

“2月6号老爸突然病情加重转入ICU抢救,我先生和他妹妹、妹夫也都是医生在抗疫一线,老爸2月8号就去世了。今年86岁,曾经参加过抗美援朝,在朝鲜战场待了三年多活着回到中国,如今却死于新冠肺炎。爸爸妈妈住在协和西院的同一个病房,我们不敢和妈妈说这个事,就骗她爸爸病情很严重一直在ICU抢救。”

“我还有一个同事刚进去时候跟我一样症状很轻,当着我的面拍视频和家里报平安。过了几天没看到她的消息,才知道她这几天病情突然恶化,连手机都拿不起来了。”

整个武汉似乎都陷入了恐慌之中,然而接二连三的坏消息并没有打倒马小静教授,异常痛苦的治疗过程也没有让她屈服。2月1号马小静教授复查CT,结果显示两肺上下多部位炎症病变,病情加重。

“这个病在最初的7—10天表现明显,那段时间我感到特别乏力,躺在病床上什么都吃不下去,早饭时候一个鸡蛋我吃了二十分钟,一点一点就着稀饭的汤咽下去,不吃不行,吃了才有力气和病毒作斗争。不敢空腹吃抗病毒的药物,吃了就吐必须用饭把药压下去。”

“我觉得我一定能战胜这个疾病,我们医院有很好的医疗条件,我坚信同事们能够治好我的病,我更有必胜的决心。就算我吃饭咽不下去,吃药吐出来,我也要压抑住对疾病的恐惧。”

迎战新冠肺炎,超声必不可缺

如今马小静教授已经治愈出院,开始接受为期14天的居家隔离。她在采访中表示,痊愈后她还是会第一时间冲上前线。作为一名影像科医生,马小静教授还从专业的角度讲述了影像学在新冠肺炎防治这场战役中的特殊作用。

新冠肺炎的诊断标准尽管几经修订,仍然离不开接触史、血液生化实验室检查、胸部CT以及核酸。胸部CT的病毒性肺炎的典型影像表现非常具有诊断价值,超声的作用并不是在诊断阶段,超声对于心脏、血管腹部脏器、含液病变,包括在胸腔积液和心包积液的诊断中具有非常高的准确度和敏感度。

危重症病人往往伴有基础疾病,如心脏病、慢性肝病、糖尿病等。而超声可以诊断鉴别如:冠心病、心脏瓣膜病、先天性心脏畸形、肝实质病变、下肢静脉血栓、胸水、腹水、心包积液、心功能异常等等,“比如亚心总院收治1例重型新冠肺炎患者发生大量胸腔积液压迫肺部,患者明显呼吸困难时,我们在超声引导下做穿刺治疗后病人症状立即有所改善。1例新冠肺炎合并肝脏脓肿时也是经床旁超声检查确定诊断。”

马小静教授所在的武汉亚心总医院作为收治新冠肺炎的定点医院,影像科包括超声科和放射科,是支持全院所有科室的独立部门,不同的检查设备原理和应用优势、操作方法都不同,可以用在疾病的不同时期。在新冠患者的检查治疗上,在危重症病房中,唯一能够进隔离病区的无创、无辐射影像学检查的设备就是超声。飞利浦CX50因其简便、快速、及时、无创、安全等特点,因此在危重症超声的检测中起到了关键性的因素。

“我们科室有不同规格的超声仪器,大型台式机固定在超声科使用,小型机器可以推入病房使用。我们配备的小型超声都是飞利浦CX50,娇小的机型并没有造成功能的损失,反而做到了更好的集成。它方便灵巧,随时可以推到到任何一个地方。平时同事们都笑我们超声科除了药房和检验科不去,其他地方我们满天飞,满院跑。”

5.png

超声医生使用飞利浦CX50为患者诊疗

“飞利浦CX50简单来说是一个多功能的超声诊断设备,有心脏探头,也有腹部探头。诊断不同的部位可以选择不同的探头,启动不同的机器设定模式,可以完成心脏、经食管超声心动图,腹部实性脏器、四肢和浅表器官的检查诊断,且图像分辨率非常高。”

“更加方便的是它的续航功能,平时不用的时候充好电,用的时候就不用连着电源,便于在病床旁操作,而且具备瞬间启动功能,各病房之间转运,无需关机,即开即用,大大提高了我们的效率。

而且我们医院现在有三个重症病区,五六七三层楼收治新冠肺炎的危重和重症病人,每层楼都放一台超声机器和移动DR机器。一旦险情出现,相应值班人员就可以走过道穿防护服,推上机器第一时间到达病房。”

疫情来了,医务人员责无旁贷

尽管马小静教授在这次抗疫作战中失去了很多,然而她却说医务人员不可避让的要冲到第一线,要去战胜病毒。

“武汉还有29岁就殉职了的彭银华医生,我理解我们所有同仁同行的心,这是整个社会对医务人员的要求,也是我们自己的要求。”

“我们决定从医,接受几十年的职业教育培训,都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医术,通过自己的诊断和治疗方案,让病人得到最好的治疗效果。”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冲在前线的医务人员也是受病毒威胁最大的人。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影像科感染的4名医生和2名技师全部来自超声科,影像科面对全院各个科室,接诊病人数量众多,其中超声医生在检查时,与病人零距离接触,接触时间长,职业暴露风险非常高。

“影像科分为超声、放射、CT、MRI等等。放射科拍片时技师需安排病人摆体位和机床操作与病人接触密切,因为有辐射的存在,投照时技师才会在另一个房间通过机器屏幕观察操作。超声科医生在给病人做检查时,机器探头一端连在主机上,一端在病人身体上,医生在操作手置探头时会直接接触到病人衣物和皮肤。其次超声检查时间长,比如一次心脏超声往往需要半个小时。影像科之中,相较而言超声医生的感染风险最高。”

正因为此,马小静教授呼吁大家要有完善的自我防护意识,“自己是安全的,才可以冲到一线。”

要学会有效率地完成工作,“我在排团队班次的时候,会要求专门安排一个护士在完成自身任务的同时监督防护衣口罩等用具是否佩戴规范,我还提出互相监督检查,同伴是安全的,你才是安全的。”还要严格按照流程去执行防护措施,千万不能因为麻烦、时间紧急等原因节省步骤。

在采访的最后,马小静教授说:“我希望疫情快点过去,经过了这一场,现在最想拥有的幸福就是平静的日常生活。”

阅读数: 26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