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心声|谢明星:迎战新冠肺炎要用好超声这个“侦察兵”

1.jpg

他不是逆行者,因为他一直就坚守在那里。

从新冠肺炎疫情发生,直到今天,他已经战斗了50多天。

如果说,在这场惊心动魄的“战疫”中,临床医生是冲锋陷阵的野战军,他所代表的军种就是对敌情了然于胸的侦察兵。

在接受我们采访的前一天,这位已经55岁的“侦察老兵”还在战场中连续作战了7个多小时。

他就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超声影像科主任谢明星教授。

战斗的惨烈与辛苦他只是轻描淡写地提过,自己的事迹也没有太多介绍,更多的还是从专业的角度去讲述超声在新冠肺炎防治这场战役中的特殊作用。

2.jpg

谢明星教授在为新冠肺炎患者做心脏超声检查

No.1

不同阶段 

超声都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现在确诊的病人越来越少了,疑似病人也越来越少了,而抢救危重症病人,已经成为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

谢明星教授首先介绍了他对于疫情发展的最新判断。

随着武汉市拉网清底大排查行动的开展,到我们发稿之时,武汉市的新增确诊病例已经降至3位数,战争的格局正在悄然改变。

谢明星教授说,在危重症病房里面,唯一能够进去的无创、无辐射影像学检查设备就是超声。

这个时候,对于患者病情的判断,无论是基本病征还是新冠肺炎所导致的并发症,超声都是最便捷、可靠的检查手段;同时,能否用好这一手段,对于超声医生而言,责任也更加巨大。

谢明星教授告诉我们,在新冠肺炎诊疗的不同阶段,超声都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在初期的筛查阶段:

超声针对患者基础疾病和临床医生怀疑的其他器官病变进行检查,确诊除了新冠肺炎外,患者是否患有其他严重的基础疾病。

在新冠肺炎的发病阶段:

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累及肺组织造成的肺实变,超声也可以进行直观的监测。

“在近三个星期的研究中,我确实发现确诊患者肺部超声图像上面的一些特异性的改变,但是最终的价值有多大,要去进一步探讨和研究。”谢明星补充道。

在新冠肺炎出现并发症阶段:

如下肢静脉血栓、胸水、腹水、心包积液、心功能异常等等的诊断和鉴别,超声是最敏感、特异性最高的检查手段。此外,随着感染人数的暴增,孕妇等特殊群体的感染人数也大幅增长,对于这一类特殊群体而言,只能进行安全无辐射的超声检查。而重症患者无法转运和移动,只能做床旁检查,超声则是唯一能进入重症监护病房的实时影像学设备,不可替代。

“病变是向严重发展,还是在逐渐减轻,都是我们超声可以看的。”谢明星教授谈到超声的作用时充满了自豪。

No.2

诊断心脏功能损害 

超声具有一锤定音的价值   

“患者出现大面积心梗,左室心尖室壁瘤并附壁血栓形成。”

2月14日中午12点55分,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的病房,一场翻转生死的“排雷”行动正在进行。

某46岁患者入院后通过CT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谢明星教授在常规床旁超声中发现患者心脏收缩功能降低。为进一步明确诊断,更换高端超声设备再次检查发现患者左室心尖室壁瘤并血栓形成,谢明星教授将影像学结果转达给临床医生。根据这一诊断,临床医生调整治疗方案,在保护患者肺功能情况下,对心脏病变进行了及时干预,诊疗策略的转变为这位重症病患增加了几分生存几率。

3.gif

左室前间隔室壁运动减弱

4.gif

心尖四腔切面显示左室心尖部附壁血栓形成

“这是超声能做的一锤定音的诊断价值。”

谢明星教授肯定道。

在采访过程中,谢明星教授介绍了多个新冠肺炎引发的心脏功能损害的案例。

“出现了呼吸急促,心慌气短,可能是肺功能的问题,也可能是患者出现了心衰。”

谢明星教授指出,及时指出引发患者病情急转直下的原因,对于病人的抢救至关重要。

“有一个老人,之前状况还比较好,上完卫生间回来躺下后病情就突然加重了。我们首先怀疑是出现了心衰,及时用超声对患者的心功能进行了准确的评估,对后来的治疗起到了重要作用。” 

5.jpg

谢明星教授使用飞利浦EPIQ 7C为患者进行心功能评估

此前,多位全国知名心血管病专家都提出,新冠病毒在通过呼吸道感染后,可能会出现炎症风暴,不光会造成呼吸器官的损伤,还会造成心、肝、肾等多器官的损伤。

谢明星教授指出,如果患者出现炎症风暴引发的病毒性心肌炎,医生行超声心动图检查时定会发现蛛丝马迹:

首先,由于患者心肌受损,心肌收缩无力,心脏舒张功能也会减低,这些现象仅通过超声心动图即可直接反映。

其次,患者心脏结构会发生改变,部分患者会出现全心扩大。此时,只有超声心动图才能实时观察心脏结构的改变,并准确判断心脏扩大的程度。

第三,如果心脏功能已受损,患者血流动力学亦会发生改变,超声心动图可以监测患者心脏的泵血功能,通过测量左室射血分数,指导临床医生实施不同的诊疗方案。与此同时,因炎症风暴导致心功能受损,病变还可累及心包,超声同样可以清晰显示有无心包积液并准确定量评估。谢明星教授说,最终诊断需待超声结果出来后,由临床医生结合患者血压、血氧饱和度等临床指标,做出综合评价后再行进一步治疗。

No.3

助力生命维持的“神器”   

超声同样表现优秀   

作为心肺生命维持的“神器”,ECMO在此次新冠肺炎危重患者抢救中的突出表现让人刮目相看。

ECMO中文名称为体外膜肺氧合机,是一种改良的人工心肺机,其核心的部分是膜肺和血泵,分别起人工肺和人工心脏的作用,可以对重症心肺功能衰竭患者进行长时间心肺支持,为危重症的抢救赢得宝贵的时间。

那么在ECMO的应用过程中,超声又是如何发挥作用呢?谢明星教授指出,超声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一、在使用ECMO之前,需要对患者基础情况进行评估,可以根据心脏功能的情况指导临床选择ECMO的类型。

“ECMO虽然没有绝对禁忌症,但是如果超声提示主动脉瓣重度反流、主动脉夹层、或者出现了多器官的功能衰竭等,临床医生需要考虑如何平衡患者的风险和获益。”

二、在ECMO插管植入过程中,对插管处血管进行详细评估并且实时引导插管,接入ECMO后,监测流量,评估心脏舒张收缩功能,方便进一步进行临床诊疗措施。

、在ECMO的运行过程中,实时监测插管的位置和状态以及插管处是否有血栓形成,同时进行心功能监测,发现异常时需要超声排查原因;撤机后,也需要实时评估心脏功能及是否有血栓形成。

他同时提示,不同的超声机器,有不同的应用范围。普通的胸水腹水、大的血栓,一般便携超声就可以满足需求。但如果是复杂病变,如心肌梗死、小血栓形成、心功能评估、心肌功能早期受损等,只能用更清晰、功能更全面的高端台式超声仪器来进行诊断。特别是排除重大的其他疾病,判断ECMO是否有必要,同时ECMO插管及运行的整个过程,都需要高端的机器来进行监测和评估。

No.4

超声对抗疫贡献不可忽视   

谢明星教授所在的协和医院超声影像科是该院门诊接诊人数最多、工作最忙碌的科室之一,高峰时期日接诊量高达1500人次。由于疫情发展初期重视不够,也有个别同事也在工作中不幸感染了新冠肺炎。

但在出现一定战斗减员的情况下,作为支持全院所有科室的超声诊查的重要独立部门,超声影像科仍在顽强作战。1月23日,武汉封城战疫,为应对春节突发情况,谢明星教授带头报名前往战疫一线,整个春节,他几乎都在医院忙碌。对内,在科室部署防控措施,对外,参与协助院感防控。

“一般进仓工作时间最好在3~4个小时,但我们科室女性比较多,长时间穿防护服工作对她们的身体负荷太大了,我想帮她们分担一些,就和另一位男医生搭档多做点。” 

谢明星教授告诉我们,他们经常空腹进隔离病房,进行长达7-10小时的高强度工作。

6.png

在协和西院结束工作后,夜幕降临时谢明星教授才能吃上当天第一顿饭

在紧张的工作之余,谢明星教授也在对如何进一步做好防控新冠肺炎关键期的超声工作进行了深入思考。

在接受我们采访时,他坦言,在新冠疫情暴发后,医院超声工作面临着这样几个严峻挑战:

一、收治范围的扩大造成了患者的激增,这些患者的基础检查都离不开超声,但目前超声设备及人员的配备远不能满足需求;

二、如何在患者进行超声检查时不造成交叉感染;

三、超声科的医生平常对重大传染病培训不够,知识不够。

“中国在20年内经历了非典和新冠肺炎两次重大传染病流行,超声医生必须补足相关知识。”

谢明星教授直言,其实不仅是超声医生、所有医院及行业都应加强传染病的培训。

如果在各个科室、病区等不同场所进行床旁超声检查,会使医生和患者均面临因为超声设备移动而导致的交叉感染。在防控疫情的关键时期,最好每个病区都有专门固定的超声设备提供随时检查,而重症监护病区则需要配备更高端的设备。

为科学遏制交叉传染的风险,谢明星教授根据临床实际需求紧急统筹安排全科室人员和设备,科学精准调配至发热门诊、隔离病房、急诊、重症监护室、和各住院病区,将便携超声分配至普通隔离病房、发热门诊等满足常规的检查和引导穿刺的需求,将高端超声送进重症监护病房,确保病患的基础病变和心血管异常等并发症能被及时发现和评估,也保证了不会因为超声设备的移动而造成病毒的二次传播。

7.jpg

一线战斗离不开超声医生

谢明星教授说,此次疫情带来的教训是极其深刻的,应该从理论与实践两个方面同时进行改进。

“虽然中华医学会、中国医师协会,以及其他的相关超声专业组织已发布了一些指南,但从实践经验来看,仍有一些内容需要补充完善。”

他建议,尽快将传染病学专家和超声医学专家共同组织起来,进一步完善这些规范或指导性文件。

同时,在提升认知的同时,在实践层面,科室及医院也都应该进一步加强院感防控。

“真实的工作环境是,每一个医院里面病人量最集中,人流量最密集的地方就是超声科。”

谢明星教授强调,医院相关管理部门要重视超声部门的感染防控,并加强对超声医生的院感培训。

在加强对超声检查室的消毒管理方面,他建议,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按照重大传染疾病防控要求,在超声科室划分出污染区、缓冲区、清洁区,避免让超声科成为传染病传播的场所。

“超声对抗疫贡献不可忽视,但许多人却认为觉得超声科不重要,有时候我们去申领防护服等医疗物资都会被拒绝,理由是超声非一线部门。”

谢明星教授最后指出,超声科医生检查时与病人零距离接触,接触时间长,加之目前医用物资紧缺,职业暴露风险甚至超过临床医生,这个专业在疫情中的作用与相应的防护,也是一个不易引人关注的灰色地带。因此,这种不把超声医生列入一线医生的做法必须尽快改变,因为一线的战斗离不开超声医生的全方位支持和指导。

“随着阻击战的打响,我们越来越有信心,大家期待着春暖花开后,迎来一个真正的春天。”谢明星教授说。

阅读数: 31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