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结构周2021|国际频道第四日回归TAVR经典话题,共话复杂TAVR的现在与未来

2021年9月16日,中国结构周2021暨第五届中国国际结构性心脏病会议国际频道直播第四日话题重新回归结构性心脏病介入治疗领域积累最多经验及证据的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TAVR)。在首日直播大放异彩的基础上,直播第四日聚焦高难度的非常规TAVR治疗,邀请国内外结构性心脏病领域一线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开展TAVR治疗的进阶之旅,当日微信端、网页端及媒体拉流总访问量超过1,065,502人次,延续直播前三日的播放盛况!回顾直播现场,国际频道第四日的精彩内容如下。

Session 1  充满挑战的TAVR

CHINA STRUCTURAL WEEK 2021

随着TAVR技术在我国的不断推广,常规TAVR手术对于相当一部分术者来说已经可以说是“手到擒来”,进阶版的“挑战性TAVR”已经成为临床热点。国际频道直播第四日以“充满挑战的TAVR”专题会打响第一炮,特邀了Raj Makkar教授Tamim Nazif教授、台北振兴医院殷伟贤教授共同担任主持,同时台湾振兴医院曹殿萍教授Hasan Jilaihawi教授Tarun Chakravarty教授Torsten Vahl教授、台北振兴医院魏峥教授、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张申伟教授、四川省人民医院曾杰教授受邀共同担任讨论嘉宾,聚焦生物瓣损毁、单纯反流患者的TAVR治疗,带来精彩纷呈的学术内容分享。

专题会出场的首位专家是Tarun Chakravarty教授,他带来了关于外科生物瓣损毁后行瓣环爆破技术的专题讲座。对于生物瓣衰败的患者,二次手术前充分评估跨瓣压差、冠脉阻塞风险及入路条件是保证手术成功的前提。Tarun Chakravarty教授特别提到,进行瓣环爆破时高压后扩张是关键环节,20mmHg的跨瓣压差是较为理想的状态。Torsten Vahl教授介绍了单纯主动脉瓣反流TAVR治疗的相关内容。尽管目前指南尚未对主动脉瓣反流的TAVR治疗进行明确推荐,但在临床实践中解剖适合、外科高风险的主动脉瓣反流患者可以考虑选择TAVR治疗。对于单纯主动脉瓣反流的TAVR来说,术前进行全面细致的CT评估尤为重要。

理论讲座过后迎来了手术演示环节。Raj Makkar教授分享了两例手术演示,其中第一例为单纯重度主动脉瓣反流行TAVR治疗的病例,该病例经术前CT明确不合并钙化;手术过程中Raj Makkar教授格外强调了oversize对于主动脉瓣反流患者TAVR的重要性。第二例则是一例合并钙化的重度主动脉瓣狭窄病例,需要特别注意的是该患者为I型二叶式主动脉瓣,因此在瓣膜着陆、释放及膨胀过程中更要遵守标准化操作流程,降低并发症风险。最后,曹殿萍教授带来一例术前即有PR间期延长的老年主动脉瓣狭窄患者,考虑到该患者永久起搏器植入风险较高,术者最终选择了经股动脉入路的EvolutPro瓣膜,瓣膜释放时在透视下谨慎选择位置,最终成功避免了永久起搏器植入。

Session 2  充满挑战的TAVR第二篇章

CHINA STRUCTURAL WEEK 2021

精彩的三台手术演示过后,专题焦点转向瓣中瓣TAVR治疗这一临床热点话题,Edgar Tay教授、Gerald Yong教授、Gilbert Tang教授亮相直播现场,共同担任主持;Hasan Jilaihawi教授Ivandito Kuntjoro教授Jimmy Hon教授Tarun Chakravarty教授Walid Ben Ali教授、四川省人民医院曾杰教授以讨论嘉宾的身份从世界各地发表个人见解,详细解读了TAVR瓣中瓣治疗的step by step标准化步骤,同时结合真实病例的手术演示加深了观众认识。

Gilbert Tang教授结合EuroIntervention上最新发表的文章,从患者选择、瓣膜衰败机制、影像学评价等方面详细讲解了瓣中瓣TAVR的标准操作流程,并特别指出对于相对年轻的患者来说,TAVR-SAVR-TAVR治疗相比三次TAVR治疗可能是更好的选择。Tarun Chakravarty教授紧随其后,结合若干病例讲解了合并复杂PCI的TAVR治疗。对于合并复杂PCI的TAVR治疗,术前仔细规划、完善的血流动力学支持是保障一站式手术安全的必备前提;但对于极高危患者来说,先完成TAVR在保证血流动力学稳定的情况下行PCI是更好的选择。

本场专题会场中Ivandito Kuntjoro教授Gerald Yong教授分别分享了两例精彩的手术录播。Ivandito Kuntjoro教授带来的是一例低危主动脉瓣狭窄患者行TAVR治疗的病例。值得一提的是,该患者本身RCA的支架突入右冠窦,因此术者选择了新一代Navitor瓣膜植入支架下位置,避免了TAVR瓣膜植入造成的冠脉阻塞。Gerald Yong教授分享的则是一例I型二叶瓣合并嵴部钙化的主动脉瓣狭窄患者成功植入Sapien 3 Ultra瓣膜的高难度病例。

Session 3  中国未来的瓣膜器械

CHINA STRUCTURAL WEEK 2021

近年来,结构性心脏病的介入治疗经历了飞速发展,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张海波教授的主持下,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李伟栋教授、澳门镜湖医院谭冠昶教授在午间齐聚本次会议的特色环节——“中国未来的瓣膜器械”创新论坛,温哥华总医院叶箭教授、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魏来教授以及上海市长海医院陆方林教授分别分享了J valve瓣膜用于单纯主动脉瓣反流、国产穿刺式腱索重建系统E-chord治疗二尖瓣反流以及经导管人工三尖瓣膜置换系统Lux-Valve的初步试验结果。值得一提的是,以上器械均是国产原创器械,医疗器械创新推动技术发展,国产原创器械的不断创创新反映了我国在结构性心脏病介入领域的飞速发展。

Session 4  二叶式主动脉瓣的治疗

CHINA STRUCTURAL WEEK 2021

在TAVR治疗发展初期,二叶式主动脉瓣被认为是TAVR手术的相对禁忌症。时至今日,二叶式主动脉瓣TAVR治疗已经在临床实践。在这一过程中,我国专家及学者贡献了重要力量。现如今,国内专家在二叶式主动脉瓣TAVR治疗领域已经具有重要话语权。在第三场专题会中,特邀Elvin Kedhi教授Elved Roberts教授Jan Kovac教授、广东省人民医院李捷教授Marco Barbanti教授Ralph Stéphan Von Bardeleben教授Peyman Sardari Nia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王墨扬教授、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周玉杰教授担任讨论嘉宾,将中国特色的二叶式主动脉瓣TAVR技术在国际舞台上展示。

二叶瓣和低危患者是目前TAVR治疗领域的两大挑战,Elvin Kedhi教授分享了TAVR治疗在以上两类患者中近年来获得的循证医学证据。瓣膜耐久性是低危患者行TAVR治疗的重要考虑因素,就目前的证据而言,低危患者TAVR治疗8年内的结果与外科手术是相似的。Marco Barbanti教授就二叶瓣患者选择自膨胀瓣膜还是球囊扩张瓣膜这一话题发表了个人见解。对于二叶瓣患者来说,瓣膜选择尚无统一标准,根据患者解剖学特征选择合适的瓣膜即能获得最佳的手术效果。随后,Jan Kovac教授带来了一例二叶瓣TAVR治疗的手术转播,该患者重度主动脉瓣狭窄合并钙化,在瓣膜植入术者在FEOPS模拟器上模拟了瓣膜植入效果,预判手术中可能遇到的各种困难。最后,Thomas Cuisset教授以一例合并LAD重度狭窄的重度主动脉瓣狭窄患者接受TAVR的手术演示为本场专题画上了句点。

Session 5  BAV的未知情况

CHINA STRUCTURAL WEEK 2021

随后,第五场专题会继续二叶式主动脉瓣这一精彩话题,邀请Keti Vitanova教授、广东省人民医院罗建方教授共同担任主持,同时邀请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方臻飞教授、空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刘洋教授、空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杨剑教授、Wojtek Wojakowski教授担任讨论嘉宾,就二叶式主动脉瓣的相关临床研究进展及未来研究发展方向展开讨论。

在本场专题会中,Ousama Soliman教授结合目前关于二叶瓣患者行TAVR治疗的临床试验数据分析解读了临床现状,并指出尽管二叶瓣这一因素增加了TAVR手术治疗的难度,但在二叶瓣患者中开展TAVR相关的随机对照研究仍是潮流所在。二叶瓣合并升主动脉扩张是临床上常见的棘手情况,Gregory Pattakos教授在专题讲座中指出二叶瓣患者也不能一概而论,要注意综合年龄、解剖学特征等多种因素决定选择TAVR还是外科手术治疗。最后,Nicolas M Van Meighem教授带来一例二叶瓣患者TAVR治疗的手术演示。值得注意的是,该患者为卒中高危患者,同期使用了脑保护装置,而关于脑保护装置的长短期安全性及有效性的相关研究结果也是令人期待。

Session 6  二叶式主动脉瓣:我们仍需了解的内容

CHINA STRUCTURAL WEEK 2021

日落西山,转眼到了晚间专题会。本场圆桌会议进一步深挖二叶式主动脉瓣TAVR治疗的现状以及相关并发症应对策略,并结合临床提出TAVR在临床实践中需要进一步增加的循证医学证据,从当下立足未来,邀请Louis Labrousse教授Philippe Pibarot教授、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唐熠达教授、中国人民解放军北部战区总医院徐凯教授、海军军医大学长海医院赵仙先教授共同参与讨论。

Peyman Sardari Nia教授从二叶瓣解剖出发,讲述了二叶瓣TAVR治疗的现状及所面临的挑战。结合试验数据,目前TAVR治疗在二叶瓣患者中的效果与三叶瓣患者TAVR治疗是相似的,但临床上遇到二叶瓣患者究竟是选择TAVR还是外科治疗,要经过心脏团队评估。Rafael Sádaba教授由一个病例引出二叶瓣TAVR治疗效果这一话题。结合近两年的循证医学证据,对于无钙化嵴的二叶瓣患者,TAVR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其他复杂二叶瓣患者仍要优先考虑外科治疗。目前,二叶瓣患者TAVR治疗的长期结局及器械成功率是临床医师所关注的。Walid Ben Ali教授继续二叶瓣TAVR治疗效果这一话题,着重指出了尽管二叶瓣患者TAVR资料的临床数据匮乏,未来在二叶瓣患者、尤其是低危二叶瓣患者中开展随机对照研究是必须的。本场专题最后Alexander Abizaid教授同样指出,嵴部或瓣叶钙化大大增加了二叶瓣患者TAVR治疗的手术难度和围术期并发症风险,死亡风险也较一般二叶瓣患者增加三倍,因此对于这类具有高危解剖结构的二叶瓣患者来说,TAVR治疗要谨慎选择。

Session 7  Basilica

CHINA STRUCTURAL WEEK 2021

直播第四日的最后环节聚焦进阶TAVR之路上临床医师们最为关注的“瓣叶切割”技术。瓣叶切割技术(BASILICA)要针对原外科瓣膜衰败的患者,当患者无法耐受再次外科换瓣手术而需行TAVR 时,若原生物瓣瓣叶阻塞冠脉口风险极高则可通过BASILICA对原瓣膜瓣叶进行切割,降低冠脉闭塞风险。尽管这一新兴技术尚未在国内正式开展,但已经在业内备受关注。在本场专题中,Adam Greenbaum教授、Danny Dvir教授、Ikki komatsu教授、空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李飞教授、广东省人民医院李捷教授、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潘文志教授、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宋光远教授Toby Rogers教授共同探讨,Danny Dvir教授Adam Greenbaum教授分别带来了一例使用瓣叶切割技术的手术演示。其中第一例患者8年前曾接受主动脉瓣狭窄外科手术治疗,此次入院时主动脉瓣狭窄合并反流,拟行瓣中瓣TAVR治疗,为了避免冠脉阻塞的发生,Danny Dvir教授在左侧进行了瓣叶切割。多名专家齐聚一堂就BASILICA技术这一新兴技术的操作要点及细节进行了深入的讨论,为第四日的直播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随着技术的发展和器械的革新,TAVR已经逐渐成为临床上的“常规”手术。与此同时,TAVR手术在二叶瓣、主动脉瓣反流等“非常规”适应证患者中开展越来越常见,术者对于“挑战病例”的热情日渐高涨。经过14个小时的直播后,本场聚焦二叶式主动脉瓣、主动脉瓣反流等患者TAVR治疗的专题会在深夜落下帷幕。据后台统计,截至今日结构周2021国际频道的线上直播累计浏览人数业已突破了百万大关,合计1,065,502人次。参会同道表示,整整14小时的精彩直播可以说是干货满满,令人受益匪浅!

阅读数: 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