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者︱上海仁济心内医疗队:凝心聚力 完成最美的逆行

这个庚子春节,注定将成为几代人永生难忘的记忆。来势汹汹的疫情让武汉这座城市瞬间失去了往日的繁忙景象,空荡的街道、寂寞的商圈、孤单的高架桥……而有一些人,转身朝着疫情中心逆向而去,舍身忘我、勇往直前,用执着的坚守、最无悔的信念,拼尽全力搭起防疫城墙。逆行者,卫河清海晏,国泰民康。

1.jpg

白衣在身 职责在心

“为国尽绵薄之力,救民于魑魅魍魉”这是仁济医院心内科援鄂队长和临时党小组组长葛恒教授《葛医生雷神山日记》里的一句话。短短14个字,道尽了医生的职业豪情和“疫”不容辞。

系列访谈|第八期

访谈嘉宾|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 葛恒


01  

刻骨铭心的庚子之春 成员纷纷奔赴“战场”

荆楚为战地,白衣作战袍。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在这个特殊的时刻,没有燃起节日的烟火,却点燃战“疫”的烈焰。一名名医护人员挺身而出,一个个战斗堡垒巍然挺立,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仁济医院心内科援鄂队用专业、坚定与温暖,默默传递力量。

2.jpg

做你最坚实的后盾

2月19日,上海,晴。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第三批援鄂医疗队共156名医务工作者在半天内组建完成,随上海市第八批援鄂医疗队启程奔赴“战场”,加入到全国3万“医务逆行者”的行列。

仁济医院心内科响应号召,16名医护工作者奔赴武汉雷神山重症监护室。早在2月10日左右,医院就进行了一次预备组队,心内科从科主任到年轻住院医师纷纷主动报名,他们一直心系前线,尤其关注新冠肺炎对心肺功能的影响,成为医疗队一支循环系统的精兵强将。

正如陈国强院士所说:“去留肝胆两昆仑。”留下的兄弟姐妹将承载超额的医疗工作任务,所以这次是科室全体奔赴战场。

挂着“仁济援鄂医疗队”标语的大巴出发了,警车开道,路过的每个道口,警察们都敬礼致敬……一路上的最高礼遇,无不令援鄂医疗队动容。我们在心里默默提醒自己:唯有努力工作方可回报。

02  

边建边开 是医护者也是建设者

疫情就像一场战役,赢得胜利,需要有迎难而上的决心,更需要团结协作的精神。

2月20日,仁济医院援鄂医疗队进驻雷神山B区ICU,肩负起收治武汉最危重新冠肺炎病人的重任。疫情形势紧张,上级的命令已经下达:48小时内必须开始接收病人。然而,接管的病区内还是空空如也。领队当机立断,不等不靠,白手起家,自己动手整理病房,做重症监护室的建设者。队员们开始奋战,从仓库领物资搬运整理、房间功能区的划分等,全部自己动手。同时迅速制定了各项医疗流程,整整奋战48小时,病房焕然一新,人员全部到岗。大家马不停蹄立刻模拟了整个流程,并对发现的问题及时进行了弥补,按时开始了病人的收治工作。

心内科团队被编为重症监护室第四医疗组,医疗工作强度最强也最危险。组内高年资医生负责治疗方案的制定,大家日夜倒班,随时都有病人需要抢救,工作负荷非常大。而护理部更为辛苦。由于一名危重患者需要同时有两名护士照看,护士们除了夜班后第二天能够休息一下,没有一个完整的休息日。从工作体力上的消耗和危险性来说,护士比医生还要辛苦。

03  

推开“三重门” 就是逆行者的高光时刻

惟其艰难方显勇毅,惟其笃行弥足珍贵。“作为一个人来说,‘怕’是不可避免的一种心态,因为这个病毒传染性非常强。但作为医护人员的天性,又很想去做这些工作,很想去照顾这些病人,因为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大多数人都是这么想的。”铁肩担道义,热血铸忠诚。这句话可能就是说的此时此地的他们。

刚到武汉的时候,队员们心理各方面都会有一些负担。谈到刚“进舱的心情”,绝大多数人都说其实是害怕的。因为病毒看不见、摸不着,即使穿戴再好,也并不是完全密封,是有空隙的,这个空隙对病毒来说非常大,对于病毒来说你是暴露的。

3.png

进舱了!

所以,每一次进舱之前都会反复检查,生怕有一点疏漏。特别是比较危险的脱防护服动作,因为防护服上会有病毒,所以脱的时候要严格遵从规定,每次穿戴都会有一个感控组老师在旁边看着,拿着对讲机,哪一步做得不好,就会立刻叫停,感控组老师会及时进行处理。同时,从专业角度来讲,队员们知道病房是负压系统,隔离舱外病毒不会跑出来,而且病房里面有强大的新风交换系统。

特别是一想到自己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而是一个团队。葛恒教授说,“看到我的小伙伴也在里面工作,她们没有问题,我肯定也没有问题,就会减轻很大的心理压力。”

4.jpg

有你们在,我不是孤军奋战

正如《葛医生雷神山日记》中提到的“三重门”——双重隔离舱门、心门“这是属于我们每个人的高光时刻,我们一个接一个推开了三重门,完成了最美的逆行。”

战胜恐惧,毅然前行,推开一道道门,这是属于他们的最美逆行。

04  

行走在最危险前沿的“战士”

心内科医生是公认的在危重病人抢救方面技术全面的“强者”。面对满屋的危重新冠肺炎患者,心内科小分队在病患抢救的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采访中,葛恒教授提到,虽然新型冠状病毒对心脏的直接攻击性不如预想强烈,但基础心脏疾病的存在会使病情更为复杂。重症病人会因为长期缺氧或者严重感染造成心脏损伤。同时,在危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抢救措施中存在诸多影响循环系统的因素,需要具有心血管病背景知识的医生仔细评估。“危重病人有很多是合并心脏病,原来有心梗或心律失常等情况。这些病人一旦合并新型冠状病毒,很多情况就会混淆,比如病人血压一下低下来,到底肺部疾病、严重缺氧是他的主要矛盾,需要调整呼吸机改善缺氧?还是因为心脏承受不了,循环系统出现问题,应该用循环系统的药物?这是非常重要的鉴别诊断,而且治疗方法完全不一样。有了心血管团队的加入,对危重病人的鉴别诊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另一方面,患者的合并用药很多,特别是深度镇静类药物,对循环系统有很强的抑制作用,比如抑制心跳、抑制心肌收缩、抑制血压等,这种镇静药物用到什么程度是安全的,需要心血管医生先进行评估,每个病人的方案都不一样。也有一些人,在新冠肺炎的同时,并发了一些紧急情况,比如心肌梗死,更需要心血管医生的支持。

葛恒教授说,虽然现在全国总体形势开始好转,但是对于雷神山重症医疗队队员来说,压力却仍在增加。因为要关闭所有方舱医院,把其他的非定点医院的病人全部转到雷神山、火神山和金银潭进行集中收治。所以说相当长的时间内,压力仍然比较大。

05  

荆楚聚暖流 明日无惧

每一份对岗位的坚守都是对这场战“疫”的最好支援,而每一份温暖,都应该被看见。

5.jpg

医之大者 亦士亦侠

以“爱”抗“疫”的无助感和成就感。在重症病房,医护人员的心理压力是会比在普通的病房更大,很多情绪更严重一点。大多数病人没有意识,医护人员虽不像普通病房与患者有那么密切地沟通,但也时时有让人心绪震动的事情发生。大多数医护人员对重症患者,有一种非常不舍的情怀,特别是当拼尽全力,病人情况还在恶化的那种无助感和无能为力感,让每个人都非常难受。

还有一种情绪,是病人顺利转出,病人高兴,医护人员更高兴。仁济医院医疗队接收的病例,第一个转出的病人是一位86岁的老太太,老太太当时心脏不好,诱发心衰,刚进来时一直说这次出不去了,医护人员不断鼓励她,治疗一段时间后老太太明显好转,最后顺利转回普通病房。“她那天特别开心,护士推着轮椅把她转出去,整个气氛喜气洋洋,我们为病人的新生感到由衷高兴,那种成就感无以言表。”

玫瑰花+热干面,致敬巾帼力量。3月8日妇女节刚刚过去不久,对于性别构成女性占三分之二的医疗队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节日。当天,医疗队每个女队员都收到了玫瑰花,很多男队员去负责分发花给女队员,仁济医院也专门从上海给女同胞送来大礼包。

最让人意外的,是在驻扎酒店,六层有一个消防中队驻扎,那天下班回去,医疗队看到消防队员在餐厅支起炉灶,准备下面,一开始以为消防队要吃东西,后来消防队员看到医疗队回来后,说道:“今天是三八妇女节,我们为医疗队所有女同胞下一碗武汉热干面……”大家一下子就沸腾了,消防队还悄悄给每个女队员门上插了一束玫瑰花,写了一张卡片,每个人的卡片内容都不一样,落款为“蓝朋友”,因为他们穿着蓝颜色制服,太温馨、太感动。

6.png

来自“蓝朋友”的特别礼物

在雷神山医院,每天都上演着无数的战“疫”故事,每天都有平凡又伟大的医护人员温暖着我们。经过这次战“疫”,医疗队所有队员,已经不只是同事关系,而是升华到并肩作战的战友、亲密伙伴,大家互相支持,互相支撑。

记者最后问道:您回家以后,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呢?

葛恒教授说:最想去自己喜欢的餐厅,跟家人聚在一起好好吃个饭。

7.jpg

平安归来

战“疫”面前,没有人是一座孤岛,齐心协力就是通往胜利的桥梁。就像关闭的商铺总有灯还会为我们亮起,让我们一起倒数,相信春天很快就会来临,持之以恒,终见花开。


让我们记住这16位支援武汉的

仁济心内人的名字

8.png

9.png

阅读数: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