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击肺炎 | ​田伟院士:戴口罩的民族—Victor

一看这个题目,很多人就以为是说我们现在这个惨状吧,人人戴口罩,其实我们内心是认为戴口罩是一个不好的现象。其实,您多想了,我们还真不配这个称号。

我说的是邻国日本,1989年我去日本留学,当时我对日本人有一个现象很不理解。就是动不动就带上口罩,便利店里也会卖各种口罩。

 一次,我终于忍不住问一个戴起口罩的日本同事,我说你干嘛要戴口罩啊?他很意外我会问这个问题,看着我愣了一会儿。我以为他不乐意,连忙道歉,说自己也许问了不该问的隐私问题。而他似乎也忽然明白了,我一个外国人也许没有日本的常识,连忙不好意思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这是日本民族一个习惯,遇到事儿,总是先自省自己的错误,哪怕没错误,比如走路被踩到脚,往往是第一时间双方都说对不起,之后才是被踩的一方说没关系。要是我们的习惯,肯定大声呵斥:嘿,哥们儿,你丫的往哪儿踩呢!之后也许就打起来),他说:“我好像忽略了你是外国人。我的原因很简单,我今天感冒了啊,我就要赶紧戴上口罩”。我有些意外:“我们国家感冒的人多了去了,从没见人戴口罩啊?好像也没什么事儿吧(我没敢说我们那里还随地吐痰呢)”。这回他有些恼怒了:“田君!你怎么能这么说啊,得了感冒就有可能传给别人,这是多么不礼貌的行为啊,必须要戴口罩,咳嗽还要尽量小一点声,见到别人说话时,也要先声明一下自己感冒了,让别人有个防备。你以后可一定也要这样做啊!” “哦,那好吧”我有些不以为然地回答。他见我好像还不太理解,就补充说:“你不知道流感很危险吗?会死人啊”!“啊?会这么严重吗?我们每年都流感很多啊,也没见谁死啊?”“咳,那是你没统计过,每年很多老年人和重病体弱的人得了流感就会要命的”。我这才知道原来如此,但是还是觉得可能日本人生活太好了吧,就扛不住流感。

随后的日子,我就特别注意观察日本人,还真是谁感冒了就赶紧买个口罩带上,但是虽然大家在医院都是医务人员,却没人戴医院的口罩,都是自己买的。他们公私极为分明。我发现,他们除了感冒,春天很多人都戴起了口罩。是因为花粉症,既防止吸入花粉也避免自己过敏打喷嚏对别人不礼貌。看着那一片片带着口罩的人流,我就感慨:这真是一个戴口罩的民族啊。

从2003年非典的惨痛事件,到禽流感,以至于每年大大小小的流感爆发,我发现中国人包括我自己,好像好了伤疤忘了疼,还是依然我行我素。我们还有一个特别奇怪的逻辑,得了流感的绝不戴口罩,你要是怕被传染戴上口罩,别人还会觉得你对得了流感的人显示了嫌弃的意思,是不太礼貌的。我实在不明白我们为什么是这样一种民风呢?

这次新冠状病毒肺炎在武汉如此疯狂地传播,很多人都在网上热议甚至谩骂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实情。我就想起了当年日本的场景,不禁反思:什么是实情啊?如果平时我们也像日本人那样有科学观,有利他之心,如果我们那些早期有症状的人都早早戴起口罩,我们还会这样传播得一塌糊涂吗?听说我们倒是有不少人得知自己得了病,还故意隐瞒,到处乱逛传染给别人。那意思:反正我得了,你们也别想好。我们和日本就这么鲜明的反逻辑思维吗?好在政府颁布了规定,要对这些人严惩。

所以,我认为从现在起,全国就应该掀起一场持久的思维革命,习惯革命,甚至制定法律,凡是感冒的人必须自己戴上口罩,否则严惩。我们如果不痛定思痛,没有一颗讲科学之心,没有一颗为别人着想的善良之心,我们还要面对不知多少次大疫。希望我们,也能尽快成为口罩民族,而不只是现在需不需要都抢个N95戴上,而医务人员却严重缺乏宝贵的N95口罩。

想想30年前的日本,我不禁感叹:恐怕一个民族文明化和现代化首先是需要思想文明化和现代化吧。

阅读数: 1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