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T2019中国之声|潘湘斌:简化卵圆孔未闭封堵中国经验

2019年9月25-29日

美国 旧金山 Moscone Center

1.jpg
旧金山当地时间2019年9月27日,TCT第三天精彩继续。
PFO Closure: Evidence, Indications, and Devices专场,来自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的潘湘斌教授分享了简化卵圆孔未闭封堵术的中国经验。

WeChat 圖片_20191009094149.jpg

 潘湘斌教授

卵圆孔未闭(PFO)是目前临床上较为常见的先天性心脏病。许多研究表明,卵圆孔未闭与不明原因的脑卒中存在密切的联系,因此,针对高危人群的PFO封堵术在临床上越来越受到重视。

目前临床上针对PFO的封堵主要包括外科开胸治疗和内科介入治疗,二者各有利弊:开胸手术损伤较大,但无需考虑射线辐射问题;介入手术可以避免开胸切口,但由于手术在荧光透视下完成,对于儿童来说辐射问题不容忽视。
那有没有一种既能避免开胸损伤同时由无需担心辐射问题的术式呢?
近年来,在超声指导下的PFO封堵术在临床上掀起一股风潮。

以往传统的PFO封堵术通常是在荧光透视、经食道超声(TEE)或心内超声心动图(ICE)指导下完成。

荧光透视下术者视野清晰,但由于需要注射造影剂,对于造影剂和肾功能受损的患者来说该技术颇受限制,同时射线辐射问题也不容忽视。

TEE指导下的PFO封堵术在局麻下完成,且需要插管,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手术风险和花费。

近年来新兴的经胸超声(TTE)指导下的PFO封堵术更为安全,并降低手术花费,但对术者的技术要求较高。

2.jpg


TCT 2019

TTE指导下经皮PFO封堵术的适应证

TTE指导下经皮PFO封堵术的适应证与传统的经皮PFO封堵术相同,即有不明原因导致短暂性脑缺血发作(TIA)或卒中、矛盾性栓塞、偏头痛病史的患者。手术禁忌症包括:存在炎症或感染性疾病;静脉至右心循环存在血栓;存在抗血小板治疗禁忌。


TCT 2019

TTE指导下经皮PFO封堵术的手术流程

手术取仰卧位,在全麻下进行,经右侧股静脉穿刺入路,从股静脉经下腔静脉进入右房,使用TEE进行一系列评价并测量相关参数。

3.jpg

4.jpg

然后在TTE的指导下,寻找到未闭合的卵圆孔,经入路送入输送装置和封堵伞将未闭合的卵圆孔封堵上。
5.jpg

6.jpg

最后进行回拉试验确定封堵伞不会脱位。

7.jpg

8.jpg

术后加压包扎穿刺入路点后即可送回普通病房,持续低分子肝素泵入24小时,无需进入重症监护室和特殊护理。24小时后肝素即可停用,代以阿司匹林(3-5mg/kg)口服6个月即可。


TCT 2019

TTE指导下经皮PFO封堵术的中国经验

2014年,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完成了我国首例TTE指导下经皮PFO封堵术。截止到目前,阜外医院已经开展这一新术式近300例,所有患者均无严重残余风流、外周血管损伤等严重并发症发生,仅3名患者出现过少量心包积液,未予特殊处理,且均在出院前缓解,手术成功率高达100%。采用这一术式的患者住院事件大大缩短,平均住院时间仅为3.1±0.8天。

9.jpg

除阜外医院外,中南大学湘雅第二医院、河南省人民医院、阜外云南心血管病医院也陆续开展了这一术式,并累积了一定的手术量。目前,全国范围内,越来越多的医院已经在尝试开展这一新术式。


TCT 2019

TTE指导下经皮PFO封堵术的优势?

TTE指导下经皮PFO封堵术的优势主要体现在以下五方面:
1)术前,TEE可清楚地显示心脏四腔结构和血流动力学情况,对患者进行较为全面的评价;术中,TEE可以对导管、导丝、输送鞘进行定位,并评价封堵效果。

10.jpg

11.jpg

2) 新术式避免了造影剂的应用,对造影剂过敏及肾功能受损的患者来说是一种福音。同时由于新术式无需在造影下完成,避免了大剂量射线暴露这一担忧,这一点对于儿童来说意义重大。

3) 对于医务工作者来说,采取新术式意味着不用再穿着沉重的铅衣工作,同时降低了辐射暴露量和工作强度。
4) 就经济效益而言,TTE指导下经皮PFO封堵术流程更为简便,很多患者可以在日间手术中心完成治疗,医院也无需专门配备价格昂贵的DSA设备。
5) 对于偏远且医疗资源相对不足的地区来说,TTE指导下经皮PFO封堵术更适合大范围推广。
阅读数: 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