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医生可以更纯粹 ——来自上海德达医院的启示

作为媒体,严道医声网很少去谈与医改有关的话题。因为大家对医改的讨论,其实本质上是来源于各种各样的期待,它来自于不同的人,似乎没有什么标准。什么样的医院才是一家大家理想中的医院呢?似乎很难落到实地。

1.jpg

  最近参加第七届盘古大血管论坛时,在采访中,孙立忠、黄连军、王伟鹏、刘巍等专家都发自内心地称赞了上海德达医院的医疗模式。

  德达医院是那种非常高大上的医院,就医环境简直可以和五星级宾馆有一拼。在此之前,我们也同德达有过几次合作,但她何以能将孙立忠教授、葛均波院士这样的中国心血管顶级专家吸引过来,对我们来说一直还是个谜。

  在大家所能想到的,首先就是高收入。但到了孙立忠教授、葛均波院士这样学术水平的专家,确实已不是高工资所能诱惑得了的了。孙立忠教授在与我们50多分钟的对话中,用了很长的时间阐述了自己为什么愿意到德达医院做医生。细节不必尽谈,但确实有了一种让我们茅塞顿开的感觉:他们心中都有一个做纯粹医生的梦想,德达帮他们实现了。

  一个纯粹的医生是什么样的呢?孙立忠教授说,医生和别的职业不一样,医生一定让他天天看病,把他的聪明才智发挥在病人身上,这才不浪费。

  所以,虽然自己长期担任行政领导,但他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好的选择。他自己坦诚地说,学医的去做管理就等于浪费掉了。“我说,大血管手术没有我解决不了的问题。可是你要让我管理一家医院,我真的不懂。下水道堵了、车位怎么安排,我真不懂。可能对管理专家,那就是一个小事;但你要让他开刀做手术,他也会觉得这是天大的事。所以一定是专业的人员做专业的事情。”

  而德达医院所做的,正是让医生只做医生的事,其它的事情由医院的运营团队来完成。用孙教授的话说,他不用再去管病人有没有钱交手术费,也不用再去管手术后医生护士有没有饭吃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了。用黄连军教授的话说,在德达医院,我们不用去管与医事无关的事,因为它有很好的运营团队和管理团队,让医生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医疗事业中,投入到为病人服务中,投入到教书育人中。”我们想把自己一生中学到的知识,回馈给病人,恰恰是德达为我们提供了这么一个机会。”

  刘巍教授认为,他所体会的德达医院的优势在于,一是对病人的关注更细致,治疗更精细;二是德达的机制使得各方面的配合更密切,合作得更紧密。据他透露,从德达医院成立起,已经做了近400台的心脏外科手术,其中有70%都是大血管手术,而且多数是复杂的手术,以及二次以上的手术,基本都是公立医院不愿意做的。因为在公立医院,这种治疗风险与手术医生密切相关。而在德达,医生只需要尽力做好手术,其它事情都有管理团队、运营团队来处理。

  这样一种体制,也意味着更多的梦想可以在这里实现。王伟鹏教授是麻醉专家,在会上他介绍了在德达医院开展“快车道”心脏外科麻醉的经验。这位来自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的专家,开始只是受邀到德达尝试一下,结果就毅然留了下来。他坦言,像“快车道”心脏外科麻醉这样的方法,在国内最好的公立医院由于各种各样因素的影响,也还做不到这么好。

  也正是有了这样一种机制,在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德达医院在上海心血管外科的高峰位置已经初步奠定。一些医院有了急性主动脉夹层这样的病人,首先就想到推荐到德达来治疗。应该说,这在上海这样一个全国顶级医院林立的特大城市,是非常难得的。取得这份成就,没有一个让医生心情舒畅、潜能释放的环境是不可能的。

  在与几位专家的沟通中,我们深感,在中国其实还是有很多的医生都有一个很纯粹的“医生梦”,而实现这样一个纯粹的“医生梦”,还需要更多的德达医院来共同探索。

  本来已经结尾了,但有人说,这样一个纯粹的“医生梦”真的很感人,但你还没说德达的收入呢!

  确实,做一个纯粹的医生应该是不为收入发愁的。在这方面,孙立忠教授虽然没有透露具体的数字,但他还是告诉我们在德达工作的医生有一份相当不错的收入。

  恩,一个能够让大家实现梦想的医院还是要留给大家一点想象空间的……

2.jpg

阅读数: 7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