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祥清专访:在前所未有的医疗创新大好形势下挥洒智慧和激情

APC.png

  第八届亚太先天及结构性心脏病年会(APCASH2017)于2017年10月7日~8日在香港成功召开。我国结构性心脏病领域著名专家、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孔祥清教授受邀出席会议,并担任大会中文传译专家。孔祥清教授在医疗创新方面成绩卓越,会议期间,严道医声网有幸就相关话题对其进行专访。

严道医声网:

       APCASH会议在国内外结构性心脏病领域享有盛誉,首先请您和大家分享一下此次参加APCASH的感受和体会,以及您对这一学术平台的评价。

孔祥清教授:

  非常高兴这次来参加APCASH,今年会议和往年相比,又增加了一些特别的亮点。首先会议内容更加丰富广泛了,作为结构性心脏病领域的一个国际会议,在内容设置上包含了先天性心脏病的介入、瓣膜介入、左心耳封堵等,会议中TAVR、左心耳等手术转播都非常精彩,让人印象深刻的同时获益良多。今年会议内容上侧重于瓣膜介入的探讨,包括二尖瓣、三尖瓣介入专场讨论等,这也是这次会议的一个鲜明特色。在会议组织方面,众多世界各地结构性心脏病领域的专家都有出席,带来精彩的讲座或者手术演示,并进行深入的交流讨论。所以APCASH应该可以说是亚太地区在结构性心脏病领域非常成功的一个盛会,在参加会议的过程中,我们也是收获很多。

严道医声网:

      现在国家大力鼓励倡导增强科技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您的科研创新成果先后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首届全国创新争先奖等,是我国心血管领域当之无愧的医疗创新先行者,能否请您和大家分享介入创新方面的心得体会。

孔祥清教授:

  科技医疗创新是中国、乃至全世界的一个大趋势。目前国内无论是政府层面,还是医生层面,对于介入创新都给予了极大的关注。从政府层面来讲,国家领导呼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在政策方面给予了极大的推动,我们作为科技工作者,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好形式,没有理由不去努力做好这件事情。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我们怎么去做好自己的工作?我觉得首先要有激情,摆脱既往紧跟形势的想法,一定要有我们自己独特的东西。目前,在医疗器械方面,我们自己创新、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东西不是太多,所以无论技术方法还是器械都需要我们不断的去努力,在创新的大氛围下,用我们的智慧来促进行业的发展。

严道医声网:

      您在国际上首创的周部室间隔缺损对称型封堵器,是目前我国唯一具有自主知识产权而且出口到国外的封堵器系统,能否请您就该技术目前在国内外的应用情况,以及该技术较其他同类技术器械带来的临床获益进行简单介绍?

孔祥清教授:

  室间隔缺损的介入治疗早期被认为是一个禁区,主要是因为当时引进一些国外的器械,应用一段时间后出现了很多问题,包括装置移位、三度房室传导阻滞发生率特别高等。我们自主研发的对称型封堵器在设计方面做了很多独特的改进,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器械导致的并发症的发生率,据我所知截至目前,全世界至少有68个国家和地区在应用对称型封堵器开展室间隔缺损介入治疗技术。可以说这个封堵器以及它的临床治疗标准操作方法,是我们国家医疗自主创新的一个典范。

  我们国内的其他同行在这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各种不同类型的封堵器相继问世,极大的丰富了室间隔缺损介入治疗这项技术,也奠定了我们在该领域的世界领先地位,世界上其他国家在这方面基本上都是运用和模仿我们中国的理念和思路在开展这项技术。

严道医声网:

      介入创新全球化大背景下,您如何看待目前我国医疗科技创新方面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孔祥清教授:

  我们现在在医疗创新方面面临的机遇正如我前面所说,第一政府扶持力度大;第二有非常好的创新氛围和环境;第三我们的经济水平一定程度上能支撑我们开展这项工作;第四我们的工艺技术水平得到了提高,有了自主创新的技术基础。从这几个方面来讲,我们的创新机遇是非常好的,可以说处在了一个天时、地利、人和都具备的历史大好时期。

  当然我们还面临着很多挑战,首先,我们的创新意识还不够强,还没有达到“全民创新”,要推动整个行业、整个国家的发展,三五个创新是远远不够的,需要大家都行动起来才能做的更好;第二,很多方面我们还有待规范,比如说怎么去引进投资、怎么组织高效的医工结合团队、怎么更高效的运行整个创新转化链条等等,因为我们刚刚起步,这些都需要我们一步一步去摸索。但相信只要我们保持创新的激情,踏踏实实的去克服创新过程共遇到的各种挑战和困难,一定能越来越好。


阅读数: 980